會長的話

挑旺宣道的心志

◎陳正宗  


  九月時有幸去土耳其參加宣教會議,當飛機降落在伊斯坦堡機場的一剎那,心中浮現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受。新約使徒行傳的主要場景,以及啟示錄的七個教會,就在眼前的這塊土地;然而今日它卻已是個道地的伊斯蘭國家(98.6%穆斯林),基督徒只是鳳毛麟角。此行當中,我們有機會去看一個古老的地下城市遺跡,當我們順著狹窄的通道一路往下,很驚奇的發現這個地下城市竟然有高達七層的結構,為數不少的小洞穴藉著寬僅一人的通道串連在一起,其中有敬拜神的小禮拜堂與人們居住的地方。根據考古的研究,那些洞穴是一千多年前基督徒為了躲避阿拉伯人的入侵而建造,每當異教徒的軍隊來到的時候,村莊裡的信徒就躲到地下城市,裡面的空間設計以及食物的儲藏,可以容納二萬人躲避災禍,有時候他們必須生活在地下長達兩星期之久,直到敵人離開。這樣的景觀強烈的讓我感受到,從初代教會開始,基督信仰一直是在患難與逼迫中茁壯,時至今日,在小亞細亞(今日的土耳其),「心裡相信、口裡承認」仍然是一個很高的代價,絕對不是我們在自由世界所感受到的那麼輕鬆自在。有一位長期在土耳其宣教的同工分享了傳福音的困難與挑戰,他們必須小心翼翼的分享信仰,一度幾乎被驅逐出境,花了19年才帶領第一個人跟隨耶穌。

  這次在會議中,有一個資訊令我感到非常驚訝,雖然在廿一世紀的今日,福音已經傳到每個國家,但是卻仍有許多族群(語言)未曾聽聞福音。誠然每年都有許多宣教士被差派出去,但是97%的跨文化宣教士乃是被派到一個已經有福音或是有基督徒存在的族群,每31個宣教士中,只有1位是進入還沒有任何基督徒的未得之民。總數十六億的未得之民,除了穆斯林之外,還包括了許多篤信印度教、以及佛教的族群。地理位置而言,亞洲的西亞、南亞以及東南亞是主要的區域。

  最近我讀經的時候,馬太福音9:35-38回應了這個觸動:「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我以前讀到這段經文時,心裡總是阿們:「是啊,還不認識主的人實在很多!主啊,祢知道我已經在這裡服事了,這裡的人不能沒有我,而莊稼還有這麼多,祢趕快差派人出去傳福音吧!」然而這次當我讀到下一章時,整個人被撼動了。馬太福音10:1-8「耶穌叫了十二個門徒來,給他們權柄,能趕逐污鬼,並醫治各樣的病症…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隨走隨傳,說『天國近了!』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的得來,也要白白的捨去」。

  原來,耶穌教導他們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莊稼後,隔沒多久,耶穌就把門徒差派出去了。我心裡頓時明白,主耶穌不是要局外人來禱告,祂乃是要門徒進入禾場,先感受到莊稼多得收不完的心裡的焦急,然後才會迫切的求莊稼的主,打發更多的工人進入這個禾場。所以,除非我願意先回應這個禾場的需要,實在沒有資格做這個禱告。固然,回應宣教工場的需要,不一定只限於直接進入禾場,一個好的後勤支援,包括財務、禱告、安慰勸勉、拜訪鼓勵等,都會對宣教前線的工作有幫助;不過,第一線人力的投入,永遠都是最缺乏的。

  二十多年前我和太太帶著兩歲大的兒子,前往日本接受半年的跨文化宣教訓練。從頭到尾,我們都不會說日語,對於事工實在沒什麼貢獻,而且初期的時候還要勞煩當地同工,花費許多時間幫助我們了解生活環境,並且適應那裡的各種制度。在過程中,我一直感受到,那段時間與其說是個宣教之旅,還不如說是個學習之旅,因此,我對於當地同工的接納實在非常感謝,同時心中也覺得抱歉;然而,當地事工的領袖對我說:「即使你們不能用語言來溝通,但是你們的存在,就是最大的貢獻。想想看,一對年輕夫妻帶著幼兒,為了福音,願意忍受語言的不便,付代價在異地生活,這不就是最好的信息了嗎?」今日回想起來,的確,剛開始到陌生地方的時候,完全無法獨立生活,幾乎每件事都需要依靠別人指導,覺得自己很無能,同時也因為無法用日語溝通覺得很可惜,也有些微的挫折感。雖然這種不方便、不舒服的現象確實存在,但是我們並不覺得很苦,難道不是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所以我們甘之如飴嗎?

  在這次的會議中,我們回顧了導航會過去的宣教歷史。最早期來亞洲的宣教士中,道格史巴克(Doug Sparks)弟兄大學還沒畢業就回應了神的呼召,前來東亞宣教。他的例子提醒我,不是要信主多久才會有宣教負擔,而是心中有愛的人自然會回應主的呼喚。因此,我們需要在一個人信主之後,就幫助他深刻感受主的愛,同時,也必須讓他感受到主也同樣愛其他未信的人,為他禱告能看到失喪靈魂的需要。求主幫助我們,盡心盡力愛神愛人,也大膽的把主的大使命放在初信造就裡面。期待未來台灣導航會能更多的參與普世宣教的行列,不管能否貢獻,我們先去學習,求神祝福我們的行動!
  ARE YOU IN? I’M 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