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像耶穌那樣分享福音

◎陳正宗  


大學三年級(約三十多年前)的暑假,我參加了導航會全台訓練會,將近一百人擠在台中清泉崗的CCK二層樓的營地,睡覺的時候是肩膀靠著肩膀,關係非常「親近」。雖然是在房間裡打地鋪,還有老舊冷氣機不斷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伴隨我們入夢,但是相較於睡在客廳飽受燥熱與蚊子騷擾的大會同工,我們這些菜鳥還算是被照顧得很好的。在那一個多星期的營會裡,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某一天的上午,我們出發到鄰近各鄉鎮傳福音。大會規定我們只能帶單程車票,而且還不准帶多餘的錢,午餐和回程都要憑信心仰望神的供應。雖然不確定是否會餓肚子,但因為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有小隊長頂著(我猜想他有備用的錢),所以我並不太擔心。好不容易在沙鹿火車站裡,找到一個願意聽福音的人,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腦兒的把新學乍練的「福音橋」講解一遍,只見對方聽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是否有聽懂?我趕緊問他是否要相信耶穌?答案是令我失望的。還好,附近的教會知道我們來傳福音,樂意接待我們去吃午餐,讓我忘卻了挫折的心情。那是我第一次向人「傳福音」,雖然不怎麼令人興奮,但總是有了開頭。

上個月,我到日本導航會協助他們年輕同工的訓練,當我們一邊查考聖經,一邊學習耶穌分享天國福音的方式,我們有許多新的發現。相較於千篇一律的傳福音方式,耶穌分享福音的作法,真的值得我們再三反思:

約翰福音4:5-26,當耶穌在雅各井旁遇到撒馬利亞婦人時,祂的福音信息出發點是「活水」,因為有了活水,婦人就不必再每天中午冒著酷熱,以避開眾人去打水。
路加福音19:1-10,耶穌在耶利哥看到桑樹上的撒該,於是對他說:「我要住在你家」,在此處,「接納」是福音的開端。撒該面對所有猶太人當面或暗地裡的排斥,他雖然富有,但是心裡卻是自卑與孤獨的。耶穌對撒該的接納開啟了他悔改的動力,當他願意真實的悔改,把財產分給窮人,耶穌進而宣告對他的救恩,接納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神子民的身分。
約翰福音3:1-15,耶穌在耶路撒冷時,法利賽人尼哥底母私下來找祂,耶穌談及「重生」這個全新的概念令他非常困惑,使這位宗教專業人士能謙卑下來認識真理。
馬太福音5~7章,在加利利的山上,有許多人聚集,我們看到耶穌所說的天國福音,涵括不同需要的人,是給靈裡貧窮的人、哀慟的人、溫柔的人、飢渴慕義的人、憐恤別人的人、心裡清潔的人、使人和睦的人、以及為義受逼迫的人。祂在談論教導律法以及宗教議題的時候,不論是兇殺、姦淫、起誓、刑罰、施捨、禱告、禁食、財富、日常的需要等等,都是超越了外在行為的規條,直指律法所要解決的問題之核心-污穢詭詐的人心、以及僵化缺乏愛的信仰。登山寶訓不只是對基督徒的教導,也是福音的一部分。

從上面的例子來看,耶穌對於人有個別的關注與行動,例如,祂特別繞道撒馬利亞,用真理解婦人心靈的渴;祂也住到稅吏的家,使對方感到被接納。耶穌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與話語,來分享天國的福音,但是又絲毫無損於福音的本質。我在讚嘆之餘不禁想到,在越趨多元複雜的廿一世紀,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多樣化的表達福音之美。即使還是有一部分的未信者對於傳統傳福音的方式有回應,但也有越來越多年輕人對於傳統簡化版的福音表示聽不懂、沒感覺、沒興趣。

我認為我們的挑戰在於,要如何用現代台灣人所能了解與體會的方式,來傳達福音的內涵。我們必須效法耶穌,學習用不同的方式來碰觸未信者敏感的神經(套句現在的俗語是接地氣,使聽者有感),以分享福音。我們過去許多年談到局內人的福音工作,對於有長久關係的朋友,求神幫助我們能了解他們的背景,也在言談中知道他們的世界觀與價值觀,然後我們需要求神賜給我們智慧,找到合適的切入點,有創意的把福音真理分享出來。

有位從彰化師大畢業的姊妹回到台北唸研究所,她很熱心的邀請媽媽與弟弟來聚會。在幾個月之間,他們相繼都表明願意相信耶穌,這個結果讓我們都很受激勵。當我們深入了解他們信主的原因,再一次驗證了我們對於傳福音的認知。那就是,邀請他們決志也許只花兩個小時,但是最重要的部分,是那位姊妹多年來在家中分享信仰、見證福音,以及對家人的關愛與付出,這些才是重點。對絕大多數台灣人而言,傳福音包含信息與愛的行動,是一個過程,而不只是一次性分享福音橋收割而已。

求神幫助我們深入了解聖經,學習耶穌的樣式,對人的生命付出實際的關注,用各種的方式、各樣的內容,一次又一次的觸動人心,好叫我們身邊的人都有機會得著福音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