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業餘有效能的陪伴者

◎陳正宗  


導航會是一個國際性的福音機構,因此我常有機會與其他國家的屬靈領袖聚會交流。某一次在吉隆坡的學生事工研習會中,安排了各項運動競賽。其中足球對我而言真的很難;但是漆彈奪標賽,就完全不同。當時雖然已經退伍一段時間了,但是發射、修正彈道、尋找掩護,都不是困難的事。過程中我一路奮勇向前,不少人向我發射但是都沒有命中,正在得意之間,啪啪啪冷不防連續被打中三彈。待我回過神來一看,原來是對面的新加坡弟兄賞給我的。我不禁回想起服役時,曾經在訓練基地遇見過新加坡的部隊,他們不像我們講究外表的服裝熨燙整齊,裝備噴漆閃閃發亮;而是武器裝備精而不華,戰技訓練紮實不花俏。因此,雖然被打中很痛,但我是從心裡佩服。現時的新加坡雖然已經邁入已開發國家之林,國民年均所得遠遠超過我國,周圍也沒有明顯的敵國;但是他們仍然維持全民皆兵的徵兵制度,而且預備役男也需要固定接受召集,回營一個月複習軍事技能,所以他們即使退伍仍維持一定的戰鬥力。因此,雖然他們專業軍職人員不多,但是沒有任何國家敢小看他們的軍事實力。

如同世上的國家有軍隊,神也呼召我們成為國度的精兵,並且給我們使人做主門徒的使命。也許有人一想到門徒訓練,就覺得那是訓練有素的傳道人才能做的事;但是接受過導航會訓練的工人(不論是全職或帶職事奉)自然而然會想到那是我也可以做的事,其中的差別就在於所看到的榜樣。導航會的呼召除了倍加門徒之外,一個主要的特色就是平信徒運動,換言之,我們期望看到所有的信徒都能夠被裝備來陪伴別人成長。的確,從我接觸導航會開始,在團契堶悸A事的弟兄姊妹大多是有一般工作的畢業生。當時常常到宿舍探訪我們的一位弟兄在金瓜石的台金公司上班,他每天要花上3∼4小時來往台北與金瓜石之間,但仍然使用下班後的時間來看望我們,聊聊平常生活的大小事。此外,也有弟兄在牙醫診所工作,每次聚會時負責帶領我們查考聖經。因此,即使當時我在信仰上所知不多,但是我知道只要願意忠心接受造就,我不需要成為傳道人也可以去幫助別人。像這樣有一般身分的屬靈陪伴者,是我們這一期要討論的重點。

當一個成熟的信徒願意以活出榜樣、建立關係、陪讀聖經、分享個人見證、關心人的生活等方式來陪伴別人成長,他就是一個陪伴者。耶穌本身就是一個陪伴者,而且祂也呼召許多平凡人來學習成為陪伴者。讀過福音書的人都知道,祂自己以及祂所找來的門徒都不是當時的宗教的專業人士(如祭司、文士和法利賽人),因此被他們排斥;然而他們的影響力與對神的認識卻令那些專業人士驚訝,「到了節期,耶穌上殿裡去教訓人。猶太人就希奇,說:這個人沒有學過,怎麼明白書呢?」(約7:14-15),「他們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希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徒4:13)。

業餘者「amateur」這個字是從拉丁文而來,意思是「愛好者」,他們不是為了獲得專業報酬而從事某些工作,單單只是因為喜好而做。我們不應以身分來區別專業能力,就如同耶穌的門徒都是宗教業餘者,然而卻不表示他們的專業能力比較差。就陪伴者的事工而言,業餘的陪伴者效能反而可能比傳道人更好。原因如下:
第一, 他們更能夠了解並同理其他信徒靈命成長所遇見的困難與挑戰。
其次,他們在與世界互動的情境下,面對忙碌、壓力、誘惑等挑戰,靠著信仰得勝的經歷,更能夠激勵別人效法他們。
再者,他們服事的模式,也適合其他的信徒。因此,他們所幫助的信徒,經過適當的裝備後,比較容易效法他們的榜樣,也投入陪伴別人的服事。換句話說,這樣比較可以倍加。

陪伴者不需要做很多事奉,也不用做很大的事工。一個好的陪伴者只需要忠心的照顧一、兩位信徒,經常陪他們讀聖經,分享自己在生活中的掙扎與得勝,並且藉著問題幫助他們反思自己需要成長的地方與做法。就這樣,神使用平凡的人幫助另一個平凡的人。前國際導航會會長傑瑞懷特(Jerry White),在讀大學時與美國政府簽約成為ROTC的空軍預備軍官,在幾十年的職業生涯中,他的軍事專業能力絲毫不亞於任何軍校畢業生。在全職服事之前,他曾經擔任NASA休士頓太空中心指揮官,也曾任教於美國的空軍官校。在忙碌的軍旅生涯的同時,他在空軍當中一直有很好的事工,陪伴了許多人成長為門徒。他為我們證明了不論是俗世或屬靈的領域,非正規班出身一樣可以具備很好的專業能力。我自己在全職之前,也是一邊工作一邊帶了好幾位門徒。「業餘的陪伴者」,是一條可行的路。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渴望在使人做主門徒的大使命上有份嗎?若是你願意先接受適當的訓練,我相信你也能擔負這樣的服事。(註:若您有興趣接受陪伴者訓練,請洽導航會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