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屬靈事奉的第二春

◎陳正宗  


去年聖誕節前夕,我接到一通大學同學的電話:「明年是我們畢業30年的全校同學會,我們有個舞蹈表演節目,人手不夠,我自己都撩下去了,你一定要來參加!」雖然平常已經有許多事夠我忙的,但是他真的也很頭痛,我只好勉強助他一臂之力。接下來的幾個月,因為有一些來共襄盛舉的同學是新手,而我自己也是舞藝生疏,所以就安排了不少的練習時間。在幾個月的籌備過程中,不同系的同學因著練舞,由全然陌生到逐漸熟識,彼此之間也建立了友誼。以至於同學會的表演結束後,我們依然時常聯繫,互相邀約一起做有興趣的事,甚至假日還會有人自願辦活動一起出遊。除此之外,近來透過臉書與LINE,許多人與過去同學、朋友又開始了活絡的連結。

十多年前我們開始尋求神在21世紀對導航會的帶領,神讓我們明白祂給我們的呼召「倍加門徒」並沒有改變,只是目標與策略更為明確─福音要進入社會的每個階層。所以我們不只要在學生當中倍加,當學生畢業後,幫助他在神所帶領的家庭、職場、社區、族群當中繼續倍加更是不可缺少的一環。因此,在人際關係中的福音工作也成了我們責無旁貸的事工。走筆至此,引發我想到過去的一些觀察:

當基督徒從學校畢業後進入職場,通常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工作、新的人際關係,以及新的身份(從學生變為上班族)。好不容易在職場中站穩腳步,又已經接近適婚年齡了,於是尋找人生的伴侶就成為新的階段重點。然後呢?一如預期的,二人步入禮堂、新婚適應、生兒育女、親職教育等人生挑戰接踵而至。在25歲到45歲這個人生階段中,隨著個人生命的不同歷程,以及職業生涯的晉升等,往往都需要我們付出時間在生命的成長與專業能力的提升,而這些都需要耗費高度的專注與心力。因此,我們在幫助畢業生時,單單要幫助他們維持屬靈生命的韌性已經不容易,遑論要求他們投資時間在造就門徒的事工上。於是,除了少數人之外,多數的畢業生在原本的學生事工中找不到合適的角色與貢獻。此時,教會多元化的服事形態,提供了合適的服事,再加上家中漸長的孩子也需要教會的主日學,因此逐漸融入教會的事工似乎就成為理想的出路。感謝主!現今我們有許多畢業生在教會中有令人敬佩的服事!但是,不可諱言的,也有許多畢業生在教會中漸漸失去了倍加門徒的功能。試想,一個在大學階段接受門徒訓練的屬靈工人,卻因為畢業後缺乏後續的引導與陪伴,以至於在他後來幾十年的生活中無法帶出倍加的果效,這是多麼可惜的事。所以,未來我們一定要針對畢業生的事工,尋求神的智慧,投入人力與心力,來幫助他們作一輩子的倍加工人。然而,多年以前的畢業生呢?
就如本文開頭所提到的情況,五十歲上下的人似乎又開始得到一些生活的時間與空間,等著自己安排或者被安排。這時候,兒女大多已經脫離青少年傷腦筋的時期,工作生涯上的發展也進入到穩定期。基本上,這個時期的人集體的進入一個充滿各種可能性的階段。過去三年來,我的大學同學中,有人放棄在臺北的大學教職,頂著博士學位回到南部協助父母親經營農場,用科技的方法來建造綠能與健康的農業;也有人結束了在實驗室多年的博士後研究工作,希望自己發明的掃描儀器能夠協助醫生進行手術前的評估,於是帶著笨重的機器,全世界走透透開始創業;更有人為了落實多年來的太空夢,向普羅大眾集資發射火箭(註:ARRC前瞻火箭研究中心)。相同的,我們的倍加畢業生是否也有可能重新思考,多年來你的環境是否有些變化?是否可能重起爐灶作倍加門徒的工作?我衷心禱告,如提摩太後書1:6-7保羅勉勵提摩太「為此我提醒你…再如火挑旺起來。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我們倍加門徒的負擔也可以重新再挑旺起來。
「做一個事工,談何容易啊…」也許我們不需要有鴻鵠之志,只需要從一個人開始。對象可以是你的教會的年輕人、家人、鄰居、同事,或是民間社團的同伴,甚或是你在臉書和LINE上面重新連結的同學、朋友。不論他是否信主,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如何幫助他們在認識耶穌上更進一步。如果你需要有人幫助你,我們各地的同工都非常樂意提供協助。11月底我們舉辦了今年的倍加門徒大會,如果你願意,讓我們牢記倍加密碼:
2222(2Tim2:2, 2persons, 提摩太後書2:2,2個人)
讓我們約定下一次的倍加大會,請你帶一個人一起來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