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與人同工的局內人

◎陳正宗  


        我是個喜歡運動也關心體育新聞的人,最近的職業運動非常熱鬧,NBA籃球賽剛進入總冠軍賽;王建民可能會再創職業生涯的第二春,復出MLB職棒大聯盟逐漸站穩腳步;足球歐洲冠軍杯也由皇家馬德里隊奪得隊史第11冠。相較於以個人為主的運動如田徑、高爾夫、網球、桌球等,我更喜歡看團隊的運動比賽。因為團隊中可以有不同的角色,戰術更多元化,比賽的變化也更多、更精彩。即使同一個球隊,往往因為換了好的教練,而能激發更好的團隊戰力。最近的一個例子就是皇家馬德里足球隊,這個球季原本踢得跌跌撞撞,但自從前球王席丹臨危受命接任總教練後,戰績全面翻轉,最後將士用命,奪得歐洲冠軍杯的隊史第11冠。

  當我們談到局內人的福音行動時,團隊的觀點非常重要。過去我們提到傳福音,除了佈道會之外,總是讓人想到一群(或幾個)訓練有素的信徒,在某個地方分散地對一些人做個別談道,內容不外乎屬靈四律、福音橋或是福音簡介等。但是,從我們前面幾期所談的局內人分享福音的做法來看,這是非常不同的,因為局內人的福音對象是已經有關係的人,所以我們不僅限於一次的接觸中談福音,事實上,我們是用生命在分享福音。除了個別的關係之外,我們把未信主的朋友納入我們基督徒肢體的關係中,也是不錯的想法。也就是說,我們用團隊來關懷未信主的朋友。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傳道書4:9);「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裡成為一身,互相聯絡作肢體,也是如此」(羅12:4-5)。

在長遠的互動關係中,我們可以做許多事來增進彼此之間的認識、建立信任感、有共同的生命體驗,以至於我們可以更多地讓朋友看到福音在我們身上的工作。這些活動與事件可以是郊遊、旅行、讀書會、查經聚會、甚至只是單純的聚餐。你可以想見,這裡面所需要的工作,包括計劃、協調分工、行政工作、接待、預備食物、帶領聚會、分享聖經等。當人數很少時,當然一個人也可以全部做好;但是如果有幾個人,同心合意地使用神給我們不同的恩賜,那麼每個人所負擔的就可以更輕省、更容易做到。特別是在現代工商社會中,每個人的工作負擔都很重,當加班和臨時被要求出差成為常態時,有時候連穩定參加聚會都是一種挑戰。在此情況下,有團隊可以彼此支持、隨時補位,更是重要的。

所以理想上,若是有幾個成熟的基督徒,願意把他們的朋友帶入共同的關係中,他們形成團隊一起來關心這些未信主的朋友,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但是有時候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就像我和內人剛開始在社區的幼童軍團體中關懷未信的朋友時,並沒有其他人可以一起同工。開始的階段總是最難的,我們彼此就是唯一的同工,此外,就是我們的孩子。一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孩子的影響力,但是他們著實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當他們和其他家庭的孩子也成為好朋友,我們這些家庭就更容易聚在一起,而且大人相處起來也不會時時被孩子們的爭吵干擾。並且,他們生活中所展現的自信與自制,也增加了我們所分享的一些親子關係訊息的說服力,對於我們邀請朋友來認識耶穌,參加查經聚會,也是一個助力,無形中他們也成了團隊的一員。

然而,分工並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其實我不是個擅長分工的人,內人在這方面做得比我好多了。一個人經常埋頭苦幹不分工,可能有幾個原因:
覺得自己可以做好很多事,不放心交給別人做
考量到效率,教別人太慢了,還不如自己做比較快
覺得這是我的責任,不好意思麻煩別人(許多傳道人特別有此困擾)
太晚做規劃、或是臨時想到的事,因時間緊急工作分不出去
不會做計劃(不會把事情分類)
不管問題是什麼,我們需要求神幫助我們,在自己的難處中依靠神,選擇做對的事,也把事做對。

去年我有個朋友小瑞在台北的東區開了一家義大利餐廳,小瑞過去曾經開過一家義大利麵的小店,後來為了尋求突破,不想原地打轉,就把店收了,花了許多年在五星級飯店學藝,跟著幾個老師傅練就一身功夫。因為新餐廳只是小本經營,他沒有辦法付出高薪聘請其他有經驗的廚師當助手,所以除了自己擔任主廚之外,就只有另二個學徒跟著他一起做,此外,就還有一位在外場負責上菜的員工。開幕之初,為了表示支持,我們童軍家庭團契就在那埵w排了一次聚餐。一間小小的店,一時之間擠進十多個顧客,著實讓他們手忙腳亂。儘管如此,那一餐我們都吃得非常暢快滿足。在他們備餐的時候,我進去廚房和朋友打招呼,並觀察了他們的工作:學徒們忙著切菜與預備材料,把各樣的食材遞給主廚;主廚只負責下鍋及控制火候;料理好了的菜,就交給實習二廚擺盤與裝飾;最後由外場人員端去給客人享用。這讓我體會到,一個令客戶滿意的餐廳,並不需要每個員工都具備大廚的烹調能力,重要的是依照專業能力的差別分配工作,而每個人都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做好。此外,一家餐廳會成功,除了可口的菜餚之外,笑容可掬的外場人員提供貼心周到的服務,也是不可或缺的。

同樣的,在一個團隊中,有個領袖(像主廚)帶領清楚的方向是重要的,但是不需要每個人都具備和領袖相同的能力,一群人能夠有共同的目標並在恩賜上互補才是重要的。在我們建立童軍家庭團契的過程中,所形成的團隊,包含了我們帶信主的夫婦、以及認同我們異象的一位姊妹。在一起同工當中,我們需要不斷的分享異象、幫助他們靈命成長,並且裝備他們服事所需要的能力。起初的時候,我和內人打理所有的聚會,漸漸地,我們把一部分的工作分給他們,提供他們操練的機會,並對他們的成長給予適當的回饋。如今,即使有時候我們因著服事角色的緣故,偶爾需要離開台北到各地探訪同工,他們也能分擔帶領聚會的責任。

一場足球賽,控球時間最長的球隊不一定是最後的贏家,只有把球踢進球門的才是贏家。在職場或社區栽培上班族成為局內人的屬靈工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卻是一件必須被完成的事;否則,在「社會的各階層中倍加工人」就成為空談,我們的異象也就落空了。這樣高難度的工作不是少數的個人就可以完成的,我們需要和其他人同工,我們需要團隊!在繁忙的工商社會中,每個人都不想要變動,期望別人來配合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如果神把「局內人」的負擔放在你心中,但是卻因著孤單、缺乏支持而遲遲難以行動,讓我們禱告求神為我們開路,帶給我們可以同工的夥伴;或是我願意付上代價做一些改變,尋求和別人同工的機會。我確信我們得著的豐盛,將遠遠超過所付出的代價。求主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