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導航會的核心價值(之5-2)
靠著等候堅立在神的應許中

◎陳正宗  

 

( 之5 )
  

       我們家的小兒子今年五月要參加國中會考,照理說現在應該是緊鑼密鼓地加緊預備考試才對;但是他這兩天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旅遊資訊。為什麼呢?因為我答應他考完後要帶他去玩幾天,所以他就很興奮的開始搜尋資訊、計劃行程。雖然時間還早,但是他心裡一定想著「好期待趕快考完,就可以去玩了」。其實期待意謂著想要的事物還沒實現,所以需要等待,但是等待卻不等於期待。

  很多事情都需要等待,想要找到白馬王子需要等待、已經安排好的假期要等待、生小孩(英文是expecting)要等待十個月,而小孩子長大更需要長久的等待。同樣都有時間上的延遲以及不確定性,但是「期待」比起單純的「等待」多了一些盼望。我們都知道,並非所有的等待都會出現好的結果。只有那些有很高可能性會實現的好事,才會令人產生期待的心情。

  讓我們把話題回歸到我們蒙召後的生命,神所應許的屬靈豐盛,我們到底是期待?還是等待?我的小兒子會對假期有期待,是因為他知道我一旦答應了他,就一定會做到。同樣的,若是我們對於神的應許很清楚,且確信神一定會成就,我們就會以期待的心情來等候應許的成就。

  前幾期我曾經談到神給人應許的原因,是因為神為人預備的道路往往是困難重重,並且不是人有限的智慧可以洞察的。所以在困難中人必須靠著應許才能支撐下去。如同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靠著應許,才能在迦南地堅持作寄居的。我鼓勵每個信徒都應該尋求神在他身上的計劃,以及神在這計劃中的應許。

  有時候我們的確抓住神給的方向,但是時機卻不對。
  從出埃及記我們可以看到,全知的上帝早就揀選了摩西,要藉著他來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而摩西從小在埃及皇宮長大,接受良好的教育,有顯赫的身份、遠大的見識與才能。他在四十歲的時候,到他的以色列同胞那裡,看到他的族人被埃及人欺壓,就殺了那個埃及人。並且滿有負擔要幫助族人們彼此和睦,想不到他們竟然不接受他的領導,洩漏了他殺了埃及人的消息,害得他必須逃離埃及,在異鄉流浪,幫他岳父牧羊四十年。直到有一天,「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毀…神說:『不要近前來。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現在以色列人的哀聲達到我耳中,我也看見埃及人怎樣欺壓他們。故此,我要打發你去見法老,使你可以將我的百姓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出埃及記3:2-10)。我們可以從聖經中看到那時八十歲的摩西,與四十歲的摩西反應截然不同。此刻的他,雄心壯志早已消磨殆盡,一再推卻神的呼召。也許他心裡想「四十年前,我年輕力壯、頭腦清楚、見識不凡,祢不用我。如今我垂垂老矣,拙口笨舌,祢還叫我去做什麼?」曠野四十年的單調與枯燥,把摩西從一個顧盼自雄的壯年人,變成心如槁木死灰的老年人,他不再認為自己還會有什麼改變。摩西年輕時認為自己是良材,燒起來火力強大且耐久;而如今自己如同荊棘一樣是廢材,燒起來火力小又無法持續。但是,神就是要使用這樣自認為什麼都做不到的人,好叫一切榮耀都歸給自己。請注意此處,「荊棘焚而不毀」是個重點,一般而言荊棘不是很耐燒的材料,所以荊棘沒有燒毀表示神並沒有用荊棘的木質來燃燒,火焰純粹是祂自己的作為。神在使用我們的時候,根本就不要我們去燒壞自己,真正能夠發火的是神。偏偏人喜歡靠自己的能力來服事神,靠自己燒,即使再好的木材燒一遍就變為炭,再燒一次就變成灰,越燒越沒火力(活力),越服事越枯乾。「焚而不毀」教導我們要認知自己不是材料,只是媒介;不是木柴,而是瓦斯爐。瓦斯爐被使用不是燃燒自己,而是燃燒瓦斯。我們的服事需要的瓦斯就是神的恩賜與恩膏。我們不是蓄水池,而是水龍頭。若神的僕人努力蓄水,靠著自己供應別人的需要,榮耀的往往是自己。但若是他只願當個水龍頭,水管沒有水就無法供應,那麼他就會把一切榮耀都歸給供應水的神。在此,我不是鼓勵人不要追求靈命的進深,而是要了解我們服事的本質,就是要榮耀神、讓人看見神。與其人因著自己的能力所做的落入驕傲的試探,還不如誇自己的軟弱,叫神得榮耀。

  摩西要等候神40年(神也是等候摩西40年),才被差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約瑟從17歲被賣到埃及,直到30歲才為法老解夢,被重用成為宰相,他也等候了十三年。在漫長的歲月中,不論約瑟當獄卒,或是摩西在放羊,日子好像只是不斷的重複,神似乎把他們放在一個低成就感的工作中。但是神就是在這樣令人沮喪的環境中,預備他們的生命,以承接未來的使命。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的服事或工作是否也常常是重複瑣碎、枯燥無味、缺乏成就感、令人挫折失望?如果是的話,恭喜你,相信神既然許可這樣的光景,祂必然藉著這境況熬煉你的生命。我們若是耐心等侯,容讓神在我們的身上雕琢,祂必然使你越來越像基督。

  求神幫助我們在感恩中等候。記得剛全職服事的那年,躊躇滿志,想的都是要如何為神得人。那一年的確做了許多事,找來許多同工,也辦了許多活動;然而卻沒有結出任何果子。痛定思痛,第二年不再依靠自己的能力,做的比較少,成果卻是更豐盛。我真的感謝神在我全職的前二年就開始了這個屬靈的功課,但我要學的還多著呢!回顧這十八年以來,實在建樹無多,反而挫敗、錯誤與軟弱倒是經歷不少;這經驗幫助我能夠體會兩件事:第一,神給我的倍加異象的應許是確定的,每當我回到聖經就越看到,不論從神造萬物的繁衍、真理的傳承,一直到耶穌的門徒訓練,「倍加」實在是神做事的法則。只是神應許的是異象,而不是一套方法。若是我們把焦點放在我所做的事與方法,就看不到神在我生命中的祝福,而落入挫折、沮喪與懷疑。求神幫助我們定睛在祂的應許而不是事工哲學與做法。其次,人長期在低成就且挫折的事工中,服事很容易變成例行公事,漸漸失去起初的愛心。記得我小時候正值台灣在三級棒球運動大放異彩的時刻,在半夜起床看威廉波特的少棒比賽轉播,可說是我們那一代人共同的回憶。那時候真的很喜歡打棒球(雖然技巧不好)。場地不足?沒關係,街頭巷尾都可以是棒球場。沒錢買球具?不要緊,球棒、手套、壘包都可以自製。雖然很克難,但是每個人都玩得很開心,每天想的就是要找出時間打球。而今場地不是問題,也有錢可以買棒球手套,但是打球的人卻是熱情不再。想想我們服事是否也像這樣?可能我們屬靈的知識、服事技巧都增加很多,但是單純想要傳福音、服事神的熱情,卻已不復往日。

  我越來越確信,能夠安然等候神的人是有福的。這樣的人不急著追趕自己的計劃表,以期待的心等候神的奇妙作為。真正的等候不是消極的不作為,而是因為確信神一定會在祂自己的時間、用祂自己的方式,成就祂的應許,所以等候神的人從容自若的面對每一天,做他該做的事,但也積極的付上恆切禱告的代價,帶著不達目標絕不中止的信心。如同一個籃球選手,從小不知經歷多少枯燥、沈悶的苦練,多年後才有機會出現在NBA的比賽中。雖然神訓練我們的過程很煎熬,但甘心領受的人,必然結出生命的果子,神會樂於使用這樣的生命來榮耀祂自己。求神憐憫,讓我們在被神破碎、鍛鍊的歷程中,滿有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