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導航會的核心價值(之7)
充滿愛與恩典的群體

◎陳正宗  


  

去年岳母送我一件新的休閒衫,它的顏色看起來令人覺得輕鬆又自在,是我喜歡的樣式,其後陸續穿過幾次。某次拿起衣服要穿的時候,赫然發現衣領附近有幾處被染上異色的痕跡,想必是洗衣服的時候被其他衣服溢出的顏料染到,心裡覺得很可惜。這讓我回想起第一次發生類似情況時,心裡的不高興很明顯,因為沒預期會發生這件事,還沒想清楚應該如何處理失望的情緒,口裡難免就出現抱怨和責怪的話語,於是幫我洗衣服的太太當然也不開心,吵個小嘴是免不了的。類似的場景是否在每個家庭都上演過呢?還好,這次我停了一下想一想,太太又不是故意的,如果要怪她,我得先反省,平常我有為她幫我洗衣服而感謝過她嗎?這麼一來,放下失望的情緒,反而很高興自己沒有太多抱怨。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強調回到聖經來尋求我們的服事。對所有重生得救的人來說,耶穌給我們大使命,把叫人與上帝和好的職分託付給我們;但祂同時也給我們大憲章,指引我們如何來完成這個使命。所以當我們竭盡各樣智慧分享福音的同時,也當知道「愛神以及愛人如己」是完成這個任務的唯一方針。若以武術為比喻,所謂的事工策略與做法只是招式,活出愛才是內功心法,孰重孰輕應該是再清楚不過了。然而這個道理卻是知易行難,原因何在?我們如何應對?

耶穌在馬太福音18:23-35用一個比喻回答彼得關於饒恕的問題,談到一個僕人欠了主人一千萬兩銀子,主人可憐他無力償還,就赦免了他所有的債務;而他剛從主人面前離開,遇到另一個欠他五十兩銀子的僕人,竟然抓著他不放,硬要他還債。我們很難想像竟然會有這種人?這個例子好像不太合乎現實。但耶穌既然說了這個比喻,必然有其道理。從聖經的上文中,我們知道耶穌要彼得饒恕得罪他的弟兄七十個七次(意思是無限次的饒恕);但是在這個比喻中,那個僕人連一次也無法饒恕,何況是七十個七次?當我默想這段經文時,我突然了解,若是能夠真正的饒恕一次,就能夠饒恕多次。我們無法饒恕多次的原因乃在於,我們的饒恕不是饒恕,而是忍術。說穿了就是「看耶穌的面子,忍耐一下」,而下一次就再忍耐一下,一而再再而三,到第七次應該就要爆發了吧!而此處耶穌所說的饒恕是「免債」,每次一饒恕就是銀貨兩訖,重新歸零。冒犯我的人不再欠我,就好像他從來未曾傷害過我一般,所以沒有累積怒氣的問題,可以無限次的饒恕。嘿,這樣好像太理想化了吧!可能嗎?耶穌對我們的教導常常都是「在人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真正的饒恕牽涉到:認自己的罪、領受神的愛與恩典、把受傷的情緒交給神、以及宣告免債。這一切如果沒有聖靈的工作,沒有人可以做到;但是如果這樣的事發生了,人就看見福音的大能。求神幫助我們不斷回到耶穌基督的愛裡面,讓真理不僅是停留在腦袋中的知識,並且也觸摸到我們的心。不要像那個僕人雖然已經蒙了赦免,但心中完全沒有確據與感受,巨額負債彷彿還背在身上,以至於無法忍受別人對他的虧欠。

路加福音18: 9-14則是說到一個法利賽人和一個稅吏的禱告。法利賽人禱告時好像是向神工作報告,暢談自己謹守律法,揚揚自得之餘還貶損旁邊站著的稅吏;而那個稅吏連抬頭望天也不敢,只是低頭認罪求神憐憫。主耶穌說這個稅吏比起法利賽人倒是算為義了。其原因並不在於他們的行為是否合乎律法,而是法利賽人不知道自己其實也僅是蒙恩的罪人,他自以為義的心態是神不喜悅的。當人誤以為宗教的行為等於敬虔,就會衍生出律法主義,使人在得救後,仍然走回倚靠另一套行為稱義的老路。如此,就會在人與人之間帶來比較、論斷與驕傲。教會裡面有許多聚會與活動,到底人是因為愛神、渴慕神而參加這些聚會,或是因為律法、怕讓人跌倒、怕被論斷為不是一個好的基督徒而參加。我真的希望,所有神的家都充滿恩典而不是律法。

  行筆至此,我想到,在台灣許多父母會讓孩子越區就讀,為的是要讓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如果我們的天父,祂準備為祂的兒女們安排合適的家,祂會把孩子放在哪裡呢?是一個充滿愛與靈裡真自由的恩典團契;還是表面上大家和和氣氣,內裡卻是很律法又波濤洶湧的地方呢?
「沒有人不想當好人,沒有人願意自己的家是個沒有愛的家」,但是「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們都想要成為有愛有恩典的人,但是做不到,或是只能做到一部分;因為只有神是源頭,我們只是愛與恩典的接收者而不是創造者。被愛的人才能有愛給予人,蒙恩的人才有能力給人恩典。有些人因著成長背景或過去的傷害,很難單純的感受到神無條件的愛。

有時候神也會藉著人所給予的愛和恩典,來幫助我們體會神的愛。記得我剛畢業時一面工作,一面在學校傳福音栽培門徒。那時公司裡新來了一位女秘書名叫瑞貝卡,年輕漂亮但已有過一段不如意的婚姻。在大辦公室裡,她坐在幾個男同事的後面,我們都覺得隨時有一雙眼睛在看著我們,等著向經理報告。所以,多數人都和她保持距離,沒有人把她當成自己人。那段時間剛好我正在籌備婚禮,有一次她譏諷我長得這麼醜,居然會有美女要嫁給我。雖然有時我也會以此自嘲,但是當別人嘲笑我,心裡實在很不舒服。出於血氣,我當下就隨口以她的婚姻來貶損她。話一出口,我就覺得自己太過分了,怎麼可以拿這麼重的話來諷刺人呢?果然當下她氣得跑到會議室大哭,聲音大到連經理都注意到了。我被叫到經理辦公室去詢問還是小事,真正麻煩的是如何善後?雖然我一再的道歉,但她就是不理睬,還放話說她一定不會去參加我的婚禮。後來因服事加上籌備婚禮實在太忙了,也就無暇顧及此事。婚禮當天出乎意料的,瑞貝卡來了,而且還不是空手來,她送給我們一套高級的進口浴巾和毛巾。瑞貝卡幫助我體會到饒恕與恩典的真義,她不僅給予恩典,而且還付出昂貴的代價。德國進口的毛巾質料果然名不虛傳,到如今二十多年了,我還在使用;我一直刻意的使用它,因為它能不斷提醒我真正的饒恕與恩典的意義,就是人所得的與他的努力無關。恩典只能由施與者所賜,不是我想要就可以贏取的。瑞貝卡在她的身邊,啟動了一個正向的循環,有人經歷了愛與恩典,就可以更多體會到神那更大的愛,進而能夠給予愛。親愛的弟兄姐妹,你相信神也會使用你來幫助別人經歷祂嗎?

除了從人來的部分,我們更需要直接深刻經歷神的愛,並且不失落起初的愛心,這是很大的挑戰。我們在前幾期談過導航會核心價值所看重的幾件事,包括神的話、有信心的禱告、與聖靈活潑的互動,其實這些都不是各自獨立的,而是要在我們的生命中同時運作,才會有整全的作用。求神幫助我們,以信心在真理中扎根,在禱告中經歷神的信實,並且不斷經歷聖靈愛的澆灌。同時我們也要相信神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神擺在我們身邊的人,常常是祂用來雕塑我們生命的工具。有時候我們會覺得不舒服,不全然是別人的錯,只不過是別人反對我的意見,或不認同我的想法,不照著我的方法去做。但是一個受過傷害的人對於被否定的感受是敏感的,我們必須正視自己內在的情緒,並且把這些情緒帶到神面前察驗,到底是別人的惡意呢?還是這些事勾起了我內在的自卑與傷害而讓我不舒服?我必須到神面前尋求祂的醫治。最近幾年,透過不斷的操練等候神、親近神,越發清楚認識到自己的軟弱,也越能感受到耶穌白白的恩典的可貴,因而更能體恤別人。回到文章開頭所提及的小事件,感謝神,我現在比以前更快察覺自己的情緒,也更能夠在被情緒主宰之前,回到主的恩典中,因著上帝和他人對我的赦免而感恩。能走到這一步,抱怨或責備的話就不會衝口而出,失望、生氣、挫折等情緒自然就放下了。

「耶穌愛我我知道,因為聖經告訴我,小小孩童主牧養,我雖軟弱主剛強」,求主憐憫我們,我們需要單純的領受愛,過去的傷害也需要被主的愛醫治,這樣我們才有可能突破層層的蒙蔽,看見自己的軟弱已經完全被主接納,能夠真實的領受恩典,如此我們才有可能「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以弗所書4:32)。有個小孩子在車庫中,看到父親從地上拿起刷子清洗新買的愛車,洗得汗流浹背。某一天父親工作回家,看到孩子也拿著一把刷子幫他洗車,但那是一把鋼刷。孩子興奮的告訴他,「爸爸,我幫你洗車」,那個孩子後來的遭遇,完全取決於父親愛的是什麼?是家人?還是車子?我們有時也必須忍受弟兄姐妹間愛的傷害。耶穌三次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這些」就是你所在意的,可能是人、事、物、面子、受傷的感受、對不公平的憤怒等。此刻祂也要問你,「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
求神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