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導航會的核心價值(之6)
每個人在神眼中的尊嚴與價值

◎陳正宗  


        前一陣子剛結束了世界杯,雖然台灣人不太熱衷足球,但畢竟這是個令全世界多數人口熱血沸騰的盛會,特別是壓軸的冠軍戰,還是有許多人願意凌晨守在電視前觀看德國與阿根廷的大戰。雖然多數人都認同阿根廷的梅西是本屆世足賽技術最純熟、也是表現最佳的球員,而且南美洲也有比較多才華洋溢、個人技巧突出的球員;但是最終的結果,是由訓練嚴謹的德國隊贏得世界冠軍。本屆的德國隊沒有超級巨星,但人人都是可用之兵,在別隊的主力球員紛呈師老兵疲之際,他們還遊刃有餘,一路過關斬將,甚至以懸殊比數大勝葡萄牙隊和巴西隊等足球強權,得到冠軍金杯可謂毫無僥倖。無獨有偶地,今年的美國NBA職業籃球決賽,擁有當今最佳球員詹姆斯等「三巨頭」的熱火隊,最終也不敵整體戰力平均、講究團隊默契的馬刺隊。很難得的,「團隊至上」成為當今職業體壇最熱門的話題。

        講求團隊合作,就是不依賴任何單一個人,看重在團隊中每個人都有他的獨特價值,這是非常符合聖經真理的原則。但是就現實情況來看,我們的社會環境中並不一定有這樣的價值觀。從小到大,從學校到職場,各項的評比標準無不告訴我們,能力(成績)等於價值。有一次和兒子的談話中,聊到他努力讀書的動力,竟然是因為他不想因成績不好而成為被看輕的人,所以才努力讀書。小學生會輕視甚至排斥成績不好的同學,其實就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縮影。原本,神在創造這個世界之時,祂看祂所造的人以及其他萬物都是美好的。在亞當夏娃犯罪墮落之前,他們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他們的想法也和神一樣。但是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之後,他們就偏離了神的心意,開始用自己的標準來辨別善惡,以自己之所好為是,以自己之所惡為非。而神並沒有改變,即使人在墮落後,有了罪性虧缺了神的榮耀,但神在愛中看每個按神形象(雖然不完全)被造的人還是尊貴的、獨特的、有價值的,並且賜下救恩使人回復那美好的形象(詩8:4-6;來2:6-18),但是如今人類倒是以人自己的標準來衡量彼此的價值。

        曾經有人說過一個人的尊貴在於他的貢獻,乍聽之下很有道理,也能鼓勵人上進,努力做個有用的人;但仔細想想,這並不全然合乎聖經的原則。我小時候住在鄉下,街上有一位醫生,很得眾人的尊敬,財富和社會地位兼具,但是他家有一個人是我沒有看過的,隱約知道他的女兒是有精神病的,精神病患在當時被人叫做瘋子,人人避而遠之,家裡出了一個瘋子是很羞恥的事,所以她就被關在家裡,沒有和別人接觸,更不想讓人知道。我們社會還有很多像這樣的人,可能因著身體的障礙,或是心理的障礙,沒有機會做出有意義的貢獻,那麼他們從何能得尊貴的定位呢?他們的價值在哪裡呢?從福音書我們可以看到耶穌基督對他們的看法和我們的世界不同。不論是對眾人所鄙夷的痲瘋病人、血漏的婦人、稅吏和娼妓、甚至是姦淫的現行犯,他都沒有鄙視或是羞辱他們,也沒有避而遠之;反倒是觸摸痲瘋病人(可1:40-42)、到稅吏撒該的家吃飯(路19:5-10)、接納娼妓為朋友(路7:36-50)、憐憫行淫被抓的婦人,給她機會悔改(約8:10-11)。對於沒有行動能力的癱子,他赦罪而醫治;至於被人敬重的法利賽人等權貴,他不但沒有攀炎附勢,反而是不假辭色地揭發他們的偽善與虛假的敬虔。耶穌對於弱勢者是恩慈與溫柔的,但對於既得利益者卻是不留情面的要求他們回歸真理。他帶來了神的慈愛與公義。

  信主後,當我第一次讀到「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路15:4),心裡非常震撼,我這個已經習於現代功利主義的人對於這段經文很難了解。那一隻走失就算了,把時間花在把那九十九隻羊照顧好,不是更重要嗎?何必如此在乎那一隻呢?但是此處耶穌說一個人悔改,較比為那不用悔改的九十九個義人,在天上的歡喜更大。這充分說明了,每一個人,不管是罪人或是義人,在上帝眼中都是不可或缺的,換言之,都是無可替代的。祂都願意他們悔改與祂和好。

  近年來,教會中也不免受了世界的影響,各種外在績效的評估也成了牧師傳道人的評價。大教會的牧者格外受人的敬重,而默默牧養小教會的牧者,似乎就成了被忽略的一群。聖經哥林多前書12:14-25說:「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我們從這段經文看到,在神的家中,沒有任何一個肢體的存在是沒有意義的。我相信那些大牧者在生命、恩賜與恩膏上,一定有值得我學習和敬佩之處;然而那些默默耕耘卻無所獲的忠心神僕,縱使人不見得會重視他們,可是在神眼中他們卻絲毫不在前者之下。求神幫助我們從主耶穌身上學習,也用這樣的眼光來看每一個肢體。

        回顧我剛開始擔任學生事工的同工不久,曾經到某個臨近國家參訪交流,遇到的每個弟兄幾乎都有宣教的負擔,而且衷心期盼神藉著他們祝福未來要去宣教的國家;同時他們也為我禱告,希望神能藉著我來祝福整個台灣。從他們的眼中,我真的看到他們確信「一個被神使用的人,能帶來莫大的影響力」,因此他們願意委身在造就少數人的事工上。但是在當中能夠被揀選、獲得關愛眼神的,往往是那些屬靈上很有反應、又忠心順服的人;而那些跟不上進度,或是沒有高度委身的人,似乎就沒有被看重了。如果按照這樣的標準,我是不可能留在導航會裡面的,因為我在學生時代先是忙著學校的社團,然後又忙著自己的功課以及交女朋友,根本不是個認真於信仰的人。至今我都非常感謝當時在弟兄之家的幾位弟兄(特別是後來訓練我成為門徒的陳學平牧師),他們接納我的不成熟,沒有因為我沒有反應就放棄我;他們對我的包容以及堅定不移的關懷,都使我感受到愛,也成了後來我願意追求信仰的關鍵。像這樣,對於任何一個個體,不論他的潛力有多少,都願意付出真誠的關懷,背後的意涵,就是我們不但相信一個人在基督裡有無限的潛力為神使用,也相信每一個人不論是否有能力為主作工,他在基督心中都是寶貴的。我們服事人,並不是指望他能有多好的事工,而是因為這是主所在意、所看重的,所以我們也看重。

        為了有果效地倍加工人,我們需要揀選合適的人來接受訓練,但是這並不意謂著其他的人不重要,不需要被關注。我相信,當我們摸著神的心意,不論祂把什麼樣的人放在我們身邊,我們都看到他們在神眼中的尊貴,願意按著祂的心意忠心地服事他們。神必然悅納我們手所做的一切,並且幫助我們的事工有果效,將更多的責任託付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