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幫助人從困境中經歷神(上)
 

◎陳正宗  


        回憶我還在學生事工服事的最後幾年,主讓我遇見一些心靈受傷的人,我有耐心地帶領他們信主,然後用盡一切努力來幫助他們成為門徒,但是成果都不甚理想。後來在社區的福音工作中,我們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的人,他們的生命以及對神的認識,深受過去成長歷程與受傷經驗的影響,要栽培他們至靈命成熟,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一直到我接觸了「由內而外的門徒訓練」的裝備之後,才瞭解我過去服事的果效為什麼會時好時壞。

  傳統的門徒訓練教導我們要用對的方法去做對的事,「由內而外的門徒訓練」則是幫助我們成為對的人。當我所遇見的人被悲慘的生命境遇、撕裂的關係、心靈傷害弄得遍體鱗傷時,儘管他們會被福音吸引,但是他們沒有能力去實踐「用對的方法去做對的事」。主耶穌在祂傳道的起頭,引用舊約以賽亞書61:1-3來說明祂到世上的服事,這是關於彌賽亞的預言:「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耶穌的事工,除了傳天國的福音,同時也花了許多時間叫瞎眼的看見、瘸腿行走、為各樣心靈傷病所困的得釋放、被罪惡和邪靈壓制的得自由,主耶穌所做的是身、心、靈全人的救贖與醫治。我們是主的門徒,當然跟隨主的腳蹤行,以賽亞書50:4-10給了我們一些提醒:「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頰的鬍鬚,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並不掩面…主耶和華必幫助我,所以我不抱愧。我硬著臉面好像堅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致蒙羞」,這段經文教導我們一些原則:傾聽、鼓勵、扶助、受苦、向神有盼望、堅定倚靠神。

  1. 首先我們需要傾聽,幫助他學習處理情緒:我們必須透過傾聽他的抱怨與訴苦,瞭解事件的弦外之音──他的情緒和感受。情緒本身不是問題,沒有正確處理情緒才會造成問題。其實我們大可將憤怒、恐懼、後悔、憂慮等負面的情緒帶到神面前,從詩篇裡我們可以看到大衛王是很好的典範,「願那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他們的道路又暗又滑…願災禍忽然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災禍!…願那些對我說阿哈、阿哈的,因羞愧而敗亡!」(詩35:4-8、40:14-15),「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詩22:1),在被仇敵極度欺壓、迫害時,他在神面前把對人的憤恨、咒罵甚至對神的質疑全然的表露,沒有隱藏自己屬人的那份軟弱。然後從神支取那屬天的能力,以致在面對仇敵時能給人恩典。先對神說人話(屬人的屬血氣的話),才能對人說神話(從神而來的恩言)。大衛能夠三番兩次恩待那逼迫他的掃羅王,就是明證。

  2. 幫助他在難處中感謝神(與身體的刺共處):「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頰的鬍鬚,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並不掩面」這並不是指消極的認命,而是接受神許可的環境,選擇相信神叫萬事互相效力,使愛神的人得益處,「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12:2)。當一個人能脫離世俗的價值觀,並且學習從信任神的角度來思想,他的屬靈洞察力與敏感度都會提升,以致能看到神在每一個事件背後的心意與祝福,進而能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我們所想望的告訴神,經歷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3. 幫助他回復與人與神的和諧關係:在受苦之中,人通常難以立刻饒恕傷害他的人,他認為時間會醫治傷痛,但不幸的是時間只是暫時降低痛覺,感覺遲鈍了而傷害卻沒有真正得痊癒。求神幫助我們,不容內在的憤怒、委屈、不平、自責等情緒滯留鬱積轉成苦毒,那毒根會在無形中蝕毀我們與神、與人的關係。饒恕是得醫治的金鑰匙,但人必須先恢復與神的信任關係,唯有被神的愛摸著,人才能從神支取能力去饒恕那傷害他的人。就像上文提到的,我們大可坦然無懼到神面前,把我們對神一切的不解、憤怒、委屈、抱怨都告訴祂。耶穌在被釘十字架背負全人類的罪惡時,即使祂與神的關係如此密切,全然瞭解神的美意,也會對神表達祂的痛苦,呼喊「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可見,相信神的美善以及對神表露感受,並不是互相違背的。舊約中以色列人的抱怨之所以被神厭惡,乃在於他們的抱怨出於不信,這是我們向神傾心吐意時要避免的。饒恕人,是一門很大的功課,因為篇幅之故,相關內容留待下期分享。

在此我要先提醒一個關鍵,協助者需要同理受傷害之人的感受,除非受傷者認為我們能瞭解他所說的並接納他的感受,否則他不會聽我們的。「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主耶穌受苦至死固然是為了成為我們的贖罪祭,但另一方面,透過被人厭棄、受鞭傷、釘十架,祂能深刻體會世人身心最深的苦楚,「祂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近來社會大眾聞「諾羅」色變,筆者現在一邊打字撰寫本文,同時全家也正和這病毒奮戰,每隔幾十分鐘就要去廁所報到,吐到連胃酸都湧上來,難受的感覺真非筆墨可形容,只有自己得過這病才能領略。的確,一個經過患難的人比較容易同理別人的困苦,「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1:4)。由此我們可以瞭解受苦的經驗對於一個服事者的重要性,這也是為何神許可我們受苦難的主要原因之一,困苦本身就是一個裝備。幸好,大兒子早在上週就參加了學力測驗,他的考試沒有受到這病的影響,果然神不叫我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祂的恩典夠用,感謝讚美主!(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