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與身上的刺共處
 

◎陳正宗  


        時近歲末,也是聖誕時節,我們總希望和更多朋友分享耶穌的福音;特別是近來許多政經議題鬧得沸沸揚揚,在媒體炒作下,更令社會充滿不安的氣氛。「信耶穌有平安、有喜樂」、「耶穌是現代人的希望」是我們給非基督徒的標準答案,然而,在我們的經驗中,基督徒真能免除生命的困境嗎?當然不。誠然,我們信主後會領受許多祝福,不論是屬靈的或物質的,我們也常聽到基督徒見證神如何幫助他們解決難題突破困境,但因此就認為信耶穌就會一帆風順,所有難題都迎刃而解,卻也是普遍存在的錯誤期待。
        人與人、人與神之間的互動都存在著對彼此的期待。一般人對神的期待大多出於對神性的瞭解,諸如,神是全知的、全能的、慈愛的、公義的等等,於是乎對於這樣一位掌管天地萬有、全知全能公義慈愛的神,為何容許天災人禍造成傷害,或任憑祂的兒女落入失敗、挫折、意外、病痛中,心裡難免會有不解與埋怨。雖然,藉著禱告有些困境很快就可以解決,有些則需要較多時間迫切禱告才看到神動工;但是,某些難處卻似乎一直糾纏着我們,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過得去。許多人長期處在很艱難的狀況中:親愛的人因中風、車禍、或手術失敗成為植物人;養育先天殘疾或罹患罕見疾病的孩子;受苦於顏面/肢體/精神障礙;因個人疏失導致親人死亡而內心愧疚;長期因家庭(暴)問題或性暴力而受苦;飽嚐被遺棄/背叛;因中年/青年失業而茫然。除了有些人經歷神蹟之外,凡此種種困苦,都不是禱告後就會很快消失或改變的,初期我們都寄望有神蹟奇事來到,但伴隨著時間流逝,卻發現禱告難以撼動殘酷的事實,這樣的處境實在令人洩氣、失望,甚或絕望。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7-9提到他身上的一根刺:「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保羅的那根刺是什麼?有人說是某種疾病。試想一根尖利的刺持續在痛處施壓,那是令人很難受的,我相信任何人都會為此竭力禱告求神挪去這個礙事的東西。然而保羅的問題是,無論如何恆切的禱告,這種難過,不會因時間過去而消逝。保羅認為他身上的刺是撒但的差役來攻擊他,免得他過於自高,他也經歷了一求再求狀況沒有改變,但神的恩典夠他用的心路歷程。這樣的得勝,不是建立在難處的挪開,而是在於相信神的話並經歷祂的信實。神沒有說我們的難處會消失或問題會解決,但是祂應許祂的恩典夠我們用。
        除了保羅身上的刺之外,使徒行傳記載初代使徒的某些遭遇也是很費解的。譬如,彼得能行神蹟醫治躺在美門口的瘸子,但是神卻沒有幫他逃離祭司和守殿官的捉拿;司提反被聖靈充滿大有能力,但他卻被百姓用石頭打死;保羅也能行異能,甚至叫死人(猶推古)復活,但他卻也數次身繫囹圄。全能的神,卻沒有保護祂的僕人,必然有祂的用意。默想這些經文,答案漸漸浮現,當神藉著祂的僕人來祝福別人時,他們的禱告能帶出醫病趕鬼等神蹟奇事,若人的服事常常帶來這樣的大能,要保持謙卑真的不是易事;所以神往往容許困境和逼迫來到,使祂的僕人知道他們不過是人,離了主他們就做不了什麼。這是我們屬靈的防腐劑,使我們不致「過於自高─以致落入惡者的網羅」。也許有人會認為,我又沒有使徒那樣的恩賜,也很卑微,為什麼神要讓我陷入困境呢?我想答案之一是「神是不偏待人的神」,路加福音18:29-30「人為神的國撇下…沒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來世不得永生的」,我們可以看到祂在兩方面恩待人:現世的和永世的。
        在現世中,人雖然在受苦,但可能會有目前看不出來神所賜的祝福。近年來筆者有幾次出國開會的機會,通常在議程之外也會安排運動時間,有好幾次碰到外國同工問我是否曾在健身房鍛鍊過?答案是「沒有」,包括我自己都很好奇肌肉線條怎麼來的?回想起來,在我上中學時,母親在市場做生意,有時需要我幫忙搬一些貨物或遮陽篷,當時的我,一邊做事心中不免嘀咕,「為什麼別的同學可以自在地去玩或唸書?」也許適逢成長期吧,無形中鍛鍊的效果就出現了。當年國三時,我的腕力在班上是敬陪末座的,但到了高一結束前,和同學比腕力竟是少有對手。意想不到,當初的苦差事竟會有如此的效果。
        也許不是所有人都能經歷眼前能瞭解的祝福,但其實更重要的是,神必然有永世的祝福。路加福音16:19-23耶穌提到財主和拉撒路的不同遭遇,拉撒路即使一生都討飯還渾身生瘡,但是神在永恆裡給他的安排是美好的,甚至令財主非常羨慕而不可得。初代教會七個執事之一的司提反,雖被百姓用石頭打死,但他看見神的顯現,就視與神同在勝於在世上活著。保羅也提到他「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23)。這樣的想法並不是無可奈何的自我安慰或逃避現實,而是更深邃的屬靈生命力的體會。人們常形容快樂的時候時光飛逝,痛苦時度日如年;但現今的事總會成為過去,所有神兒女最終是在主的同在裡永遠同享祂的國度。我是吹著口哨迎向未來,或一路埋怨自憐,其實是取決於我而不是環境。自憐與埋怨從來不會改變現實,反而使身邊愛我的人也被傷害,以至於他們離我越來越遠,我就陷入更深的怨尤。反之,我如果能在無止盡的痛苦中仰望神,讓耶穌用祂的同在幫助我面對苦痛,在困難中體會「祂的恩典夠我用」,那麼豈不是提早享受未來國度的美妙?
        有位朋友一直為親職教育而煩惱(為了維護隱私,以下故事已作修改):三餐餵孩子吃飯時總要上演貓捉老鼠的戲碼,有了第二個孩子後,老大的脾氣很拗,頗令她沮喪。前年她懷了第三個孩子,我猜想她可能更鬱卒了;但當我看到這位懷孕的母親時,卻發現她出乎意料地非常開朗。她提到前些日子受邀去一位朋友家,她看到一個小孩子非常爽朗自然的笑,霎時間,她感到心中好像有一塊東西掉了下來,整個人也輕鬆了起來,開始感受到許久不曾享受的喜樂。她心中問上帝那是什麼?原來那是嫉妒。她明白了當她過去在育兒不順利之中,一直活在自憐裡,連帶著婆媳、姑嫂關係也都受影響,以至於當她看到別人一家和樂時,嫉妒都會不自禁地冒出來。那天當她感到嫉妒從她裡面掉落時,她開始能真心地為別人的幸福高興,雖然她的問題還沒有解決,但是她已經能夠喜樂,腓立比書4:7「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從知識成為真實的經歷。的確,當她把焦點從自己痛苦的感受移開,她才會注意到神原來都與她同在。
        沒有人可以完全免除一切的痛苦或難處,身處苦痛之中的人都會希望問題早一點解決,但有時神就是不讓我們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身上的刺,使我們更靠近主耶穌。接受這根刺,靠著耶穌宣告「即使難處不會移開,我決定要靠主喜樂,我要經歷主的恩典夠用」,不被自己過去的經驗限制,你就要更多經驗主的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