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面對生命中的熊與獅子
 

◎陳正宗  


「麻雀變鳳凰」是多年前頗受歡迎的好萊塢電影,而近幾年台灣收視率高的偶像劇中,亦不乏鹹魚翻身的灰姑娘情節。這些戲劇之所以大受歡迎,除了主角是俊男美女之外,劇情中相當程度反映了普羅大眾在現實生活裡經常感受到的莫可奈何、挫敗感與無力感,也引起了大多數觀眾的共鳴。每個人內在都隱藏著想要改變、超越眼前困境的願望。我們身邊的朋友,有多少人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隱藏着不為人知的遭遇和辛酸,一面感嘆「心事誰人知」,同時卻也害怕讓人知道他們內心的軟弱,不知有誰可以信任、願意瞭解,偶爾透過電影或戲劇讓心裡得到慰藉,彷彿自己也能像劇中人一樣經歷奇蹟。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想要幫助人找到生命的出口-耶穌基督。但是怎麽做呢?

要幫助別人認識耶穌,自己就要先認識祂、經歷祂的大能,我們可以從聖經中的人物看到榜樣。大衛王年輕時最著名的事跡就是與巨人歌利亞的對抗,如同「小蝦米對大鯨魚」一般,成了後世用來形容以小擊大、以弱擊強的象徵。小而弱的大衛,如何敢面對大而強的歌利亞呢?撒母耳記上17:34-37記載著,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啣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救出來…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熊與獅子會把牧人的羊抓走,沒有任何牧人會希望遇見熊與獅子。但是大衛沒有抱怨神為何讓他難過,他只有勇敢地面對;而這個依靠神對抗獅子的經驗,讓他能夠依靠神面對眾人懼怕的巨人。

同樣的,沒有人願意經歷會使我們生命遭受損失的事情,諸如:失業、在職場被打壓、被朋友背棄、被誤會、情人劈腿、嚴厲的父母、親人發生意外、重病、兒女叛逆等等,但是這些令人痛苦的事,可能就是神許可在我們生命中的熊與獅子。只有勇敢面對它之後,我們的信心才被淬煉,在無法依靠自己的情況下,對神的依靠才是真實。根據科學家研究,較溫暖的溫度可使植物生長速度較快,但是稍低一點的溫度植物才比較健康。同樣的,神對我們的帶領也是兼顧成長與健康,順境是祝福,逆境過後的生命成熟更是祝福!如同上一期本欄文章所提到的,重覆的困境使我們不得不放棄依靠自己,轉而尋求神、經歷神。當我們全然依賴神,必然經歷如以賽亞書66:7-8「錫安未曾劬勞就生產,未覺疼痛就生出男孩。國豈能一日而生?民豈能一時而產?…這樣的事誰曾聽見?誰曾看見呢?」事情的成就在乎神而不在乎我們自己的努力。

記得當年我從大學畢業後服預備軍官役,入伍當砲兵排長,每天要帶部隊跑步、操演。不久,營部的情報官屆退,找我去接任,在營部當幕僚不用按表操課,日子當然是快意許多。然而好景不常,老營長必須和金門的另一個營長輪調,大概是因他知道新營長對大學畢業的預官有嚴重成見,所以就先把所有預官都下放回基層連隊。新營長到任後,我的日子果然更難捱,比較好的差事都派給志願役的軍官,而辛苦的工作就是我們義務役預官的份。在配訓步兵營測驗的時候,整個砲兵連(含二等兵)都坐車,只有我們必須和步兵一起行軍,後來和部隊走散了還差點被敵方俘虜,更是讓營長對我的印象差到極點,後來我看到營長都躲得遠遠的。然而神保守我的心不致自艾自憐,反而更倚靠祂。在每天幾乎沒有空閒的操練中,我盡量利用早晨跑步後打掃的時間讀經禱告,並沒有荒廢與神的關係;同時也忠心的盡一個基層軍官的責任。漸漸地,營長對我的印象好轉,甚至成為最令他信任的人。在某一次的裝備保養日,指揮部的後勤官看到我很認真的指揮士兵,而不是做表面功夫,便直接下公文,要我在他退伍後接任。神真是奇妙,我雖然當不成營部幕僚,卻更上一層樓到指揮部當參謀了。在那裡我遇到很賞識我的副指揮官,我也從他身上學到許多為人處事的功課。而且我在指揮部有更彈性的個人時間,得以在退伍前完成了把聖經讀完一遍的願望,對整本聖經的真理開始有融會貫通的感覺。

  然而,縱使當年神把我一直留在基層連隊中,我也相信,這一定是因為祂知道那是對我的生命成長最好的安排。

屬靈轉化成熟的徵兆之一,就是無論在順境或逆境,都能相信神向我們所存的,是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神要使用大衛作王來祝福以色列人,就先磨練他,而大衛選擇的是面對而非逃避。有時神容許我們的生命中來了「熊或獅子」,目的就是要讓我們經歷祂大能的作為,信心因而增長。

你羨慕大衛對抗巨人的信心嗎?先學習他勇敢地面對熊和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