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

危機一定是轉機嗎?

◎陳正宗  

  常聽到人鼓勵處在困苦中的朋友說「危機就是轉機」,希望能藉此帶給他人一個希望。沒錯,我們都讀過一些文章或聽過別人分享他們從重重困難中突破的見證,這些都是很激勵人心的故事。然而在實際生活中,我相信也有不少人心裡嘀咕着,「為什麼這些『逆轉勝』的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我老是吃癟?」「我很認真的服事,為何沒有果效?」「為什麼別人一直傷害我?」「為什麼好事輪不到我,我只有衰事的份?」這些想法的背後也許是個更深層的問題,「我求的是好事(或屬靈的事),上帝為什麼不聽我的禱告?」

  這個問題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答案。人遇到困境可能是因為:人既硬着心不聽從神,祂就任憑人自食惡果;或是神對於人錯誤行為(犯罪)的管教;也有可能是神給人的功課、神容許這些難處臨到我們,藉以磨練我們屬靈的性格;更有可能是神所安排化妝過的祝福;甚或是像約伯那樣莫名的試煉,要等到將來見主面的時候當面問祂才會知道原因。

  這篇文章的目的不在於探討困境的原因,而是它帶給人的影響。困境與傷害對人的影響取決於人對它的回應。人通常的初步反應是努力想脫離困境,直到經過相當的努力卻沒有效果後,有的人開始去分析原因並作出正確的(合乎神心意的)回應,也許多數人在禱告之後,就經歷了神的幫助,問題就消失了。但是還是有不少人自己不想改變,而是透過不斷的禱告祈求想要改變環境與上帝。如果這困境是神給人的功課,當然不會單單因為人的禱告困難就消失。這個時候有些人與神的關係會面臨挑戰,他覺得神好像沒有聽他的禱告,越禱告反而覺得神離他越來越遠。隨著不順遂的事情一件件臨到,漸漸地變得自義、自卑、自憐,心中對別人、環境、與神的不滿與抱怨也越來越多。一旦陷入這樣的光景,心中感受到的愛越來越少,信仰生活就越來越律法。敬拜與服事不再是「我想要」,而成了「我應該/我必須」。事情的演變若停在這裡,危機就不是轉機。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不是神的目的。神許可這些事臨到我們,絕對是為了我們的好處,「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我們」(以賽亞書30:18)。當以色列人在困苦中倚靠自己和埃及時,神深深嘆息「主耶和華…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以賽亞書30:15)。當以色列人堅持依靠人血肉的臂膀,神並沒有救他們脫離仇敵,因為神早已知道人若能依靠自己而凡事順利,只會讓他更遠離神,以致失去最好的福份(申命記8:12-14)。神在等候,等候祂的百姓回轉歸向祂,祂好施恩給他們。或許你會說,我不是不想倚靠神,而是不知道怎麼倚靠神。

很多人聽過以下的故事:一個登山專家在晚上不慎滑落山谷,還好他腰間的安全繩沒有鬆脫,他就懸在空中盪來盪去,夜越深越冷,他耐不住饑寒迫切地禱告。禱告許久終於聽到神的回應說「把繩子割斷」,有沒有搞錯?那豈不是自殺?神再一次要他「把繩子割斷」,他依然沒有照做。隔天一早他被發現時已經凍死,繩子還繫在他的腰上,而他離地只有一公尺。信心,是最簡單的觀念,卻是最困難的行動。

大衛打敗歌利亞後成為民族英雄,神也已經膏他作以色列王。順勢接手王位不是最理想的安排嗎?但是神卻執意讓大衛被掃羅追殺,神保守他沒有落在掃羅手中,他也兩次放過掃羅。甚至他從猶大地躲到外邦,還需要在非利士人眼前裝瘋。這是何等的不堪?但是大衛都熬過來了。高度的危險、極大的羞辱,徹底破碎大衛的自信和自尊。他對掃羅以善報惡卻沒有善報,很有理由向神抱怨,但是在連串的患難中,他不但沒有沈溺在自艾自憐與抱怨之中,反而在極度的煎熬中培養出單單對神的倚靠,「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還怕誰呢?…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27:1,13),大衛的危機成為轉機。感謝神,他成為我們學習倚靠神最好的榜樣。相對於掃羅當了國王之後很快高傲而偏離神,大衛終其一生縱有過錯,也很快謙卑回轉歸向神,這實在和他早期的患難很有關係。

我有一位朋友原本幫親戚的公司工作,事業順利、家庭和樂。但突然之間和親戚的溝通出了問題,關係破壞,妻兒也不諒解而離開他。他兩手空空無依無靠回到他的老本行-藝術工作,一切從零開始。沒有任何人的接濟,他經過走投無路的艱難,甚至癌症也找上他。除了少數弟兄姊妹的代禱外,他一無所恃。感謝神,他勇敢地面對困境,沒有抱怨、沒有失去盼望。癌症沒有擊倒他,事業也漸有起色,他終於重新站起來。從他的經歷和我自己的經驗,我領悟到,「對神全然的倚靠,來自對自己全然的放棄」,「對神單純的盼望,來自對自己的失望與絕望」。

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花香常漫,我們難免會遇到困境。種種難處往往是神用來轉化我們生命的工具。我在倍加同工會中曾提到「沒有持續的轉化,局內人的福音工作也就停止」,但願神幫助我們在難處中,尋求神的心意,迎向轉化的契機,緊緊跟隨神而得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