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這世代的見證人在哪裡?

◎陳增韡  


  這是一個外在環境動盪多變的世代,也是一個人類內心極度不安的世代。生活在這一世代的人被稱為「後現代」。所謂後現代思想簡單說就是一個「解構」的思想,這種「解構」乃是對一切有關確定性、客觀身分及真理的質疑,所以生活在解構過程中的特徵就是「不確定性」。

  當代的教會也不能豁免的深陷在「後現代主義」的解構思潮當中。這對於一個相信絕對真理的基督教會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衝擊。「解構」的過程是難以避免的。一旦產生「解構」的思潮,這種思潮將一發無法遏止。或許教會中有某些會友仍然活在現代主義當中,尚未受後現代主義的思潮所影響,但是,年輕的一代人必然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出生、長大,在一片的解構聲浪當中,他們是否仍然能夠聽到純正的真理而且仍然堅守真理呢?

  教會要為後現代的解構思潮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做出怎樣的預備與回應呢?我認為不是建造一個美侖美奐的大教堂讓他們舒服的聚會,不是推出一套套精彩的節目來吸引他們,也不是塑造一個個所謂的明星牧者讓他們跟隨,我想我們這世代所需要的是能在解構思潮下繼續活出真理、捍衛真理的見證人。

  聖經希伯來書作者在第11章列出一連串捍衛真理的勇士,他們因著信而活出美好的見證,因為人數太多了,作者無法一一訴說。這些見證人用信心活出他們所盼望的,用生命見證了同一件事情。他們經歷了世間各樣的逼迫、苦害仍舊堅信不移,即使到死時仍未得著所應許的,也不影響後代的人繼續踩著他們信心的步伐前進。

  到底有什麼樣的盼望與應許,能夠讓歷代的信徒甘願放棄世上的一切,用生命來捍衛真理呢?我們查考經文中發現,歷代的見證人所關注的是天上的事情,從來不是世上的成就。他們關注的是神的應許,不是世上的價值。耶穌基督在世上所關注的也是一樣,祂向來所關注的是天上永存的國,不是世上即將敗亡的國。

  反觀近年來教會事工多以教會增長為最高目標,教會領袖追求會眾人數增多,好躋身大教會甚至超大教會行列,以為這樣才能向神交賬,在人前得著讚賞。因此,促使教會增長的方法一一出籠,一時間,教會彷彿成為教會增長理論的實驗品。牧者的職責是四處取經,取得之後在自己的會友中實驗,失敗了再去取新的方法。大教會的牧者也儼然躋身牧者教練行列,教導其他小教會牧者教會增長訣竅,有的乾脆收編納入旗下系統,大肆進行改造。所以,教會大者愈大,小者愈小。信徒得不到牧人的牧養,成為教會增長下的犧牲品。這世代的教會牧者應該要聽聽先知以西結的這個信息。

以西結當年譴責以色列的牧者說:「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以西結書34:2)。又說「我必親自做我羊的牧人,使他們得以躺臥。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只是肥的壯的,我必除滅,也要秉公牧養他們」(以西結書34:15-16)。這裡所說肥的、壯的就是指那些不好的牧者,這些牧者做了什麼呢?「你們這些肥壯的羊,在美好的草場吃草,還以為小事嗎?剩下的草,你們竟用蹄踐踏了;你們喝清水,剩下的水,你們竟用蹄攪渾了」(以西結書34:18)。神說要除滅這些不良牧者,主要親自牧養祂自己的羊。

為什麼在這個世代只看見明星牧者卻不見活出真理的見證人呢?像希伯來書11章所記載的雲彩見證,像當年堅守真理立場的馬丁路德,像在英國奉獻一生為黑奴請命的威伯福斯,像在印度街頭給窮人衣穿、水喝的德蕾莎修女,像至死不畏希特勒強權的潘霍華……等等。而當前信徒們熟悉且被推崇效法的不是這樣的人,這樣的見證人哪裡去了?是信徒眼目的迷失還是牧者未盡職責?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