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做個宗教的業餘者

◎陳增韡  


二十一世紀在各行各業中是講求專業的時代,為了瞭解「專業」的定義,我上網搜尋了一下,出現一個YouTube的影片,我看完後心中莞爾一笑。片中大意是這樣:

  一對男女去神壇求問一位乩童之後,那位乩童要價五千,那對男女直覺太貴,問說「有保證嗎?」這位乩童回答說:「你去看醫生,看不好也要給錢;打官司輸了,律師也要收錢,他們都是專業人士,我們這也是專業,專業的定義就是『工照作,盡量作,不包好,錢照收。』」

講究「專業」的時代當然對滿足人類更多元化的服務需要大有幫助,但是,社會上頂著「專業」之名,卻完全無法提供專業服務的大有人在。或是因為一個人太專業了,只懂得他的專業部分,因此生活中一個簡單的服務卻要動員幾個專業人員才做得到。一個專業的心臟科醫生能使心跳回復正常,卻不一定能撫慰病患的心;一個專業律師能打贏一場官司,卻不一定能使正義伸張。因此,雖活在專業時代,但卻不要過分迷信專業。

你知道嗎?主耶穌的事工不是從「專業」的角度發展,而是從「業餘者」的角度發展起來的。耶穌所呼召的使徒們是「宗教業餘者」。為什麼說是「宗教業餘者」呢?原來在耶穌時代,猶太人在十幾歲時會被當地的拉比選上作更進深的研讀,以後就跟著拉比學習專業的宗教工作,那些沒被選上的就進入職場工作,如彼得等人就做了漁夫。所以,他們不是當時的專業宗教人士,而是以一個「業餘者」的身分推展福音事工。

耶穌為什麼不選擇一個「專業」的宗教教育之路,而選擇了「宗教業餘者」來推展天國的福音呢?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在使徒行傳4:13-14記載「他們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希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又看見那治好了的人和他們一同站著,就無話可駁」。這些宗教「專業者」看到這些「業餘者」(使徒),非常驚訝他們作工的果效。接下來這些專業的宗教人士就恐嚇他們不可以再做這些事。但是彼得、約翰回答這些專業人士說得好「聽從你們,不聽從神,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吧!我們所看見、所聽見的,不能不說」。我想這就是耶穌為什麼選擇「業餘者」而非「專業者」的一個重要理由了。

那些專業的宗教人士思考模式及關注的領域和耶穌所要做的大不相同,他們所關心的是他們的傳統能否延續,他們的宗教地位與權力能否保住,而耶穌在世上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要把天國福音傳到地極,拯救一切失喪的人。接觸未信者需要打破很多舊思維,放棄許多堅持,這是專業宗教人士最不容易放棄的,耶穌很清楚祂要找的是宗教的「業餘者」來完成大使命,而不是「專業宗教人士」。

再說,這麼浩大的工作也不是靠少數專業宗教人士可以完成的。所以,有一位教會歷史學者Michael Green曾說:「基督教的大使命是藉著一些非正式的宣教士完成的」。初期教會的發展就是一個「宗教業餘者」的運動,直到羅馬皇帝把基督教定為國教之後,產生了神職人員,福音的傳揚責任又回到專業宗教人士的手中,也從此扼殺了這個初期的福音運動。

一個業餘者並不表示他的技巧或訓練不如一個專業者,他們也是一個接受好裝備、預備做某些事的人,只是他們不是為了薪水而做,不是為了有一個正式職位而做,而是因著愛好、因著使命感或負擔而做。一個宗教業餘者,就在平常的生活中,藉著既有的人際關係網絡,透過簡單、持續性、關係性的策略關心周圍的人,把人完完全全引到神面前,使人作主門徒。帖撒羅尼迦前書1:8提到一群宗教業餘者的強大影響力,「因為主的道從你們那裡已經傳揚出來,你們向神的信心不但在馬其頓和亞該亞,就是在各處,也都傳開了,所以不用我們說什麼話」

這是個講究專業的時代,強調業餘者的貢獻並非要否定專業的價值,宗教專業人員有他關注的領域及範圍,只是站在完成大使命的角度,所需要的仍是一群宗教業餘者的投入。大使命是針對「宗教業餘者」所發出的使命,而不只是「宗教專業人員」的特權,這是每一位信徒都應該且可以參與一起完成的使命。如果神沒有選召你成為一個「宗教專業人員」,那就做一個完成大使命的「宗教業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