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義人為累代而生

◎陳增韡  

 

  今年的年初五早晨,接到一通電話告知我們教會的祁長老在凌晨因心肌梗塞被主接去了。這消息來得非常突然,令人措手不及,因為祁長老身體一向還算健康,前一天晚上仍然和弟兄姊妹通電話,豈料就寢之後突然感覺胸悶不適,家人打了119緊急送醫,卻在救護車上心跳停止過世了。

  祁長老走得快,讓家人及教會都一時無法接受。我認識祁長老已經二十幾年了,倏然回想在教會裡一起多年的同工,心理上卻毫無預備他有一天會離開去見主面。在去年八月,祁長老和教會的黃長老一起正式的邀請我是否可以禱告加入教會的長老團一起配搭服事。兩位長老憂心教會的事工沒有合適的人接棒,並且兩位長老都說,「自己年紀也不小,身體也有一些小毛病,不知道哪一天就被主接走呢」。當時輕鬆說著的玩笑話,沒想到如今一語成讖。

  雅各書4:14-16說「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我當時以仍在導航會負責總幹事職務為由,無法接受按立長老,但是願意在往後和他們一起配搭服事。我們刻劃著未來三人同心同工的美好畫面,其實這些都只能建立在「主若願意」這句話上。

  祁長老的驟然歸主,在教會中帶來一場不小的屬靈震盪,他生前服事所撒下的種子彷彿瞬間開花結果。一個不能原諒婆婆十幾年的姐妹,和婆婆和好了。一些過去不願回到教會服事的同工回來了,那些彼此不同心的弟兄姊妹開始互相珍惜了。他在那些曾經服事過的人生命中留下了美好的腳印,也在他們生命中撒下了真道的種子,等待著有朝一日開花結果,只是,祁長老他自己已經看不到這些果子了。這讓我想到一句話,「義人為累代而生」。

  亞伯拉罕在有生之日沒有看到神對他的應許實現,但是他仍然堅定的相信神的應許,為應許而活。摩西為帶領以色列人回應神的選召,但他在有生之日沒有看到以色列人進入應許的迦南地。耶穌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就為我們死,祂也沒有看到今天千千萬萬人因祂而悔改得救。這些人所追求的是活出神的旨意,而不是追求自己眼前的成功,這就是義人。

  現今教會內就是缺少像這樣為累代而生的義人。俗世的成功哲學滲入教會,讓教會領袖各個競相追求眼前短暫的成就,看不到累代的價值。教會以企業管理方式經營的結果,得到了績效,卻失去了生命,得到了數量,卻失去了品質。教會正在急速的世俗化當中,所謂「世俗」就是高舉屬於今生今世的東西。雅各懷特(James Emery White)在《迎戰關鍵年代》(Serious Times)這本書上談到教會世俗化的影響時說到「教會已失去了塑造生命與思想的影響力,基督信仰也不再是主流的世界觀。」

  我們過去在許多教會推動門徒訓練的過程中,所受到的阻力往往不是來自信徒而是來自教會領袖,因為信徒大都渴望有人能帶領他們成為主的門徒,然而教會領袖卻看重眼前的績效,不看重耗時費力的門徒訓練。我們也有機會對正在接受神學訓練的年輕學生分享門徒訓練事工異象,多半得到的回應是認為太簡單了而嗤之以鼻。有如此神學生,難怪會有如此的教會領袖。然而,大使命清楚吩咐我們「要去使萬民作主門徒」,如果教會不專注於產生門徒,那麼教會在做什麼呢?

  門徒訓練事工是一項幫助信徒緩慢、漸進、長期的成長過程。沒有今天的門徒就沒有未來的工人,沒有未來的工人就沒有未來的領袖。教會作為中流砥柱的價值觀在世俗化的浪潮中被淹沒了,門徒訓練的事工也一直艱苦的在浪潮中奮力掙扎著找到空間成長。然而,想到我們的生命在今生今世如此短暫,隨時有可能被主接去,我們要把生命投資在哪裡呢?義人就是要做「對」的人、做「對」的事情,「義人」乃為累代而生。所以,遵照主的大使命,堅守倍加門徒的呼召是我們正確的選擇。

  想到祁長老忠心服事的榜樣,就是「義人」的寫照,就像內人在祁長老的紀念專刊上所寫的「許多難忘的服事畫面,每個畫面就像一顆顆珍珠,圓潤有光澤,不需要任何的加工及裝飾,串成一條珍貴的項鍊,見證祁長老的一生」。但願我們所做的在神眼中都是一顆顆永恆的珍珠,串成累代的項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