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經歷福音的醫治大能

◎陳增韡  

        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有在黑暗中摸索前進的經驗,如果突然遇到停電,要摸索著去找蠟燭時難免會碰撞到一些家具,一不小心就會受傷。如果是在一場宴會當中突然停電,每一個人急著找出路時,就不僅是與桌椅碰撞而是與人碰撞,這樣往往不是傷了自己就是傷了別人。

        聖經形容一個人在信主以前的生命,也是好像活在黑暗中摸索前進。約翰福音8:12記載「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既然是在黑暗裡走,就難免會與周圍的人產生碰撞,有時候傷了自己,有時候傷了別人;有時候傷得輕,有時候傷得重。甚至有時候不知道傷害了別人,也輕看自己的傷害,以至於許多的傷害並沒有得到很好的醫治與處理。每一個人帶著傷害成長,帶著傷害一起生活,宛如活在充滿了破碎關係的廢墟中,每一個人都伸手向別人索取些微的愛與關注而不可得。

        傷害沒有得到醫治好像一頭受傷的熊一樣,稍一碰觸就會被激怒而發出狂吼,甚至傷人。所以因著受傷的經驗,每一個人也學會了保護自己,隨時帶著各式的盔甲與面具。人跟人之間充滿了可怕的疏離感,即使是最親近的人也都嘗試著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人們也學會各種方式避免再度碰撞而受傷,但是,在黑暗裡走路無論怎麼小心還是難免碰傷的,所以,耶穌呼召人們離開黑暗來就近光。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避免再度受傷的根本之道就是要離開黑暗進入光中。

        更奇妙的是,當我們進入光中便是醫治的開始,這是福音所帶來的醫治能力。一個人相信耶穌就進入光中,在光中他要以真實的面貌面對耶穌,約翰一書1:5說「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所以必先拿掉防衛的面具,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不再躲藏在虛偽的外表後面且知道耶穌了解過去所有的傷害,他將會在卸下自我防衛中得到釋放,在被了解中得到醫治,這是一個人接受福音之後第一個得醫治的經驗。

        一個人進入光中不僅代表和耶穌的真實接觸,也代表要和其他信耶穌的人有真實的接觸。約翰一書1:7「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和耶穌真實的相交並不困難,可是要和其他相信耶穌的人真實的相交未免有點令人感覺害怕。是的,這是大部分信耶穌的人較不容易跨越的關卡。

一個初信耶穌的人在經歷了耶穌奇妙的醫治之後,滿心期待的投入這個同樣被醫治的團體-教會,想要和其他信耶穌的人相交,結果往往大失所望。他們發現他們無法在其他信耶穌的人面前把自我防衛卸下來,因為,一卸下來反而承受更多的傷害。福音所帶來的醫治與釋放卻在進入教會之後停止了。信徒們開始在教會中戴起另一套的自我防衛與另一副面具,教會成了另一種型態的廝殺戰場,另一種破碎關係的廢墟。

        教會本來是一個讓人們得醫治的地方,但是,教會並沒有營造出合適的醫治環境,沒有確實遵照聖經的教導讓人得醫治,反而發明了一些自以為是的醫治方法,舉辦所謂的神醫大會,以忙碌的教會活動與多樣性的課程掩飾信徒之間彼此支離破碎的關係與傷害。

        雅各書5:16「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很清楚的教導我們得醫治的過程與做法就是禱告。信徒之間真正彼此坦誠的相交,承認自己的需要與軟弱,然後一起按著神的心意來到神面前禱告,當神回應了禱告的同時就從神那堭o到醫治。

        這需要有一個安全的環境,不管是兩三個人或是一個小組一起禱告,都必須是一個可以讓每一個人能坦誠相交的安全環境。他所說的話不會被論斷,也沒有一些自以為是的建議,更不擔心所說的話會傳出這個小組。福音所帶來的醫治要在這樣的彼此相交中持續進行,帶領初信者漸漸向成熟邁進,儘管在長大成熟的過程中,還是有可能受到一些傷害,但是,在安全的環境中,這些傷害會得到醫治。

        門徒事工關係就是要營造出這樣的安全環境,真正的醫治就從你的門徒小組開始,戰爭雖然持續進行,但是,福音的醫治大能已經奏起了得勝的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