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幹事的話

發展經得起逼迫的事工架構

◎陳增韡  


        自4月中,國內爆發SARS疫情院內感染失控的事件以來,全國人民都籠罩在 SARS 病毒的威脅陰影當中。為了防堵疫情的發展,許多人被迫改變生活方式,有些只是短期的隔離,但有些則是長期的改變。教會也一樣,在這波疫情當中,許多教會改變主日聚會型態,有些週間聚會則暫停,在疫情較嚴重的地區,甚至教會聚會人數自動減少3~5成。我們知道,病毒的威脅不會永遠在人類當中消失,它最後只是和人類達到某種制衡,因此,面對教會的長期發展,不少基督徒開始思考「如何發展一個經得起逼迫的事工架構」這個問題。

        在某些教會同工們討論是否該暫停哪些聚會的時候,大部分同工都認為其他聚會都可暫停,主日崇拜及禱告會不可以停,另外,聚會的會堂不可被污染而封閉,否則沒有聚會的地方怎麼辦?這些觀點反映出多數基督徒的教會觀是以「主日聚會」及「會堂」為「教會」的主要架構。其實,這種架構是最容易被逼迫的架構,只適合在穩定的環境中存在。

         中國大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共產黨逼迫教會時最先做的就是抓傳道人,封閉教堂,禁止聚會。然而,神的教會是不會被人摧毀的,於是大陸發展出一個更有效的架構就是「家庭教會」來面對逼迫,反而促使教會更快速增長。

        雖然,在目前台灣教會沒有遭受到政治的逼迫,但是,藉著這次SARS病毒的提醒,教會的逼迫其實隨時都會有不同形式的存在,誰也不能預知在未來教會將會面臨怎樣的逼迫。主耶穌曾對門徒說「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所說的話:『僕人不能大於主人』。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15:20)。因此,回到聖經,按著神的旨意尋求一個「經得起逼迫的事工架構」應該是台灣的基督徒當下該思考的課題。

        「改變世界的家」一書的作者提出了一個可行性,他在書中鼓勵大家重新思考「家庭教會」的架構,他的目的是「讓新約中的基督教品質再次恢復在我們當中,讓那無人能熄滅的火再次燃燒在我們當中。」他說「新約聖經中家庭教會的形式不但能維護教會的生命,同時也能讓教會在壓力和逼迫之下依然成長茁壯。」(P159,註1)

            註1:《改變世界的家》,Wolfgang Simson著,以琳出版社,2002年1月。

        台灣導航會的事工異象是在98%的未信者中活出基督,倍加門徒,讓全台灣門徒化,以回應主的大使命。在過去我們也經常探討以及實驗怎樣的架構最能完成倍加門徒的使命。回到聖經中,我們發現「家」仍然是訓練門徒最好的地方,而且,「家」是人類社會一個最基本的群體架構,經得起任何的逼迫而仍能滋長不息。過去,我們在學生事工當中使用開放家庭,培育了無數的「家長」。如今,我們下一階段事工要開始進入社會各階層的未信者當中時,我們也希望同工們能思考如何運用不同型態的家庭事工模式,發展一個經得起逼迫的事工架構。

【歡迎弟兄姊妹針對這個主題發表您的心得看法,在往後幾期中一起作更深入的探討。】